莫女次:车上座位不够 阿姨坐在我腿上 bjd 六六六六六靥 特网

车上座位不够 阿姨坐在我腿上
车上座位不够 阿姨坐在我腿上

原标题:偷拍裙底在德国不违法,有人一年拍了500个

在欧洲许多国家,偷拍裙底并不违法。

有人一年用手机就拍了500个裙底。

这些受害女性从7岁到70岁不等。

连偷拍者的身份也参差不齐,从14岁的小男孩到几十岁的官员比比皆是。

由于裙底照有广阔的市场,德国慕尼黑还滋生了一堆职业拍手。

他们常常游迹在超市和地铁,趁女性不备就把手机探入她们的裙底采风。

“偷拍者通常会在得逞过的地方继续蹲守,而超过一半的女性都意识不到自己被偷拍。”

“这些偷拍的人从不承认自己主动拍照,只说是受这些女性引诱才按下快门。”

沃尔玛

这群拍手的手段也越发多样化。

自拍杆已经是最低级的操作,老道的拍手会将摄像头安置在拐杖上。

中国也有

这类拍手需要一定演技,因为拄着拐杖要么是老年绅士,要么是淡定盲人。

“为了获得更为高清的照片,罪犯甚至会主动跟受害者闲聊,因为这样会降低她们的戒备心。”

有人还会扮作玩偶

有人选择更为省事的做法——将摄像头按照在鞋尖上。

适当踏个脚就能完成作案,效率能从一天拍2个提高到一天10个。

男子在他的脚趾和拖鞋的边界之间朝上穿了一个洞,相机放在洞里。不仅如此,他还使用钢盖来保护手机,以防有人踩到他的脚

这群职业拍手通常将拍到的照片卖给色情网站,以此获得回报。

如此嚣张的原因,不过是因为在办事严谨的德国,单纯偷拍裙底私藏算不上犯罪。

只有当偷拍者‘触碰到’受害者或是将偷拍照散布给他人,或者在厕所这种特殊场合偷拍,才会被视为违法。

尽管拍手让照片发布在色情网站,获得80000+的浏览量,最后受灾的也只是网站管理者。

某种程度上讲,网站交易的匿名性保证了拍手的安全。

而且因为不违法,许多警察也不当回事,把偷拍裙底当案子记录下来的也很少。

英格兰和威尔士立法前两年记下78例裙底偷拍,立法后一年90多例,数字翻了一倍不止

要知道在日本,裙底偷拍会作为犯罪行为惩罚,不同地区还细分出不同的惩罚条例。

比如福岛,如果是个惯犯被查出来,就会面临6个月以下的监狱处罚和近50万元的罚金。

在事件频发的京都,一经抓获惩罚就乘以两倍。

京都法律将偷拍裙底作为焦点,违法罚款高达100万日元或一年监禁

为防止偷拍,日本政府早年就发布法令。

规定所有手机设置里,拍照时的声音都不能关闭。

日本的交互式地图,展示包括掀裙摄影在内的犯罪行为

苏格兰将裙底偷拍被视为性犯罪已接近10年。

去年6月起,穿苏格兰裙的男子也受到这条法律的保护,充分做到了男女平等。

今年4月,偷拍屡见不鲜的英格兰和威尔士也已正式立法,把裙底偷拍定为刑事犯罪。

触犯者将面临最高两年监禁。

同样将其视为犯罪的还有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几个州,以及新西兰和印度。

法律通过后,各国在惩罚罪犯的同时,也扼制了部分犯罪。

但到了法律不成立的德国,由于低犯罪成本,裙底偷拍逐渐变得猖獗。

汉娜是一位28岁的德国女孩。

16岁时,她在演唱会遭遇过一次偷拍,当时她勇敢地抓住偷拍者,但对方拒不承认,不仅威胁还骂她是个婊子。

在德国发生裙底偷拍,常常以偷拍者删除照片结束。

严重一点的会被抓进局子,但过不久就会得到保释。

泰晤士报曾报道过,有一位巴伐利亚市长“在慕尼黑的自动扶梯上拍摄了99张女性胯部照片和27条视频”。

被发现了也只当“骚扰公众”,罚款750欧元(5800多人民币)作为处理。

对于受害者女性,许多旁观者的态度也并不友好。

有人给出建议:“不被偷拍的唯一也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,别穿裙子。”

意识到德国裙底偷拍事件的严重,汉娜决定跟伙伴伊达一起发起相关连署。

让偷拍裙底风光被列入德国《刑法》规范的范围。

汉娜希望在自己的奔走下,偷拍他人的裙底能正式被列为刑事犯罪。

目前汉娜已经在网络上收集到了超过86000个签名。

“我很开心,我现在不再觉得无助,而是能真正做点事帮助他人。”

“被偷拍从来不是受害者的错!我们会继续奋战,直到出现有能保护不被偷拍裙底的法律。”

欢迎关注我的同名公号,了解更多姿势(* ̄︶ ̄)

相关文章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