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有看王鹏番外篇新房 的小说 优萝莉yloli网站 超威电池价格表2017

王鹏番外篇新房 的小说
王鹏番外篇新房 的小说

原标题:被甜死的国产爱情

2019。

甜宠剧赢了。

“上头姐妹”“现男友”“童颜组合”,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大范围破圈。

你没有看过任何完整一集,你一定也会在微博,朋友圈,抖音以十秒视频,剧情gif,台词截图刷过。

而这,可能仅仅是开始。

不信?

知乎搜索“推荐”“剧”的关键词,你能看到更多被唤醒的,对糖的渴望——

市场需求大+套路操作轻,可以预见,“甜”,或是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国产恋爱关键词。

好事?

Sir不愿扫兴。

然而,有的话还是不得不说。

我们原来的爱,更有底气。

1

甜剧霸屏。

“见证者”杨紫的回答很有说服力。

我理想中的爱情其实就像这样甜甜的

然后也没有什么虐

还记得甜剧之前我们流行什么吗?

虐剧。

套路大致如下:

一对地位、性格、脾气悬殊的男女主人公,外加,一对负责阴险/善良的男二号/女二号。

接着,在以下固定情节组合搭配:情感误会、事业压力、家庭矛盾、直至插足出轨、车祸失忆......

要的就是反复煎熬、来回考验。

但。

再怎么九九八十一难,最终又往往以大团圆收场。

简单说,虐剧解决的是生活的无聊。

现实越无聊,情节就要越悲惨。

相比之下,甜剧则清爽得多。

在保留男女主人公反差设定,甜剧彻底简化了各种阻碍和冲突。

任务线清晰明亮:出身渺小的我,要征服“不可能被征服”的Ta。

但同时,从第一集到最后一集,主线任务又几乎顺风顺水。

说白了,甜剧要解决的,是生活的苦闷。

现实越苦闷,发糖越疯狂。

Sir有一个简单看法——

任何一部爆款甜剧的流行,都是对当下男女恋爱痛点的宠溺回应。

Sir随手拉几段你就懂了。

“现男友”在线解答知乎情感热门问题。

比如。

现男友:谢邀。

哪怕只是假装情侣,我也会第一时间给你承诺。

没分手之前

你依然是我的女朋友

想要什么随便提

我尽量做到

再比如——

现男友:我要和你在一起,其他的朋友都忘记。

再比如,强行破除人设的——

你现男友:千万不要担心,我吃起醋来像个娃。

深情凝视,一集要五次以上。

法式湿吻,一集不少于三回。

当然了,偶尔,也要打出一记猝不及防的擦边球。

把剧情删繁从简的同时,情感却做足功课,就像贴心的“人工智能”一样,将你过去(抑或现在)面临的两性痛点一一抹平。

开心吗?

开心就对了。

哄你开心,就是它的最大目的。

“生活已经这么苦,看点甜的不行吗?”

“生活已经这么难,没有甜怎么撑下去?”

Sir不否认这种需求的合理性。

Sir也承认:偶像剧的本质就是制造幻觉。

但Sir还是得说:

以往的偶像剧,还会在乎一个“苦尽甘来”。

这苦,不光是跌宕起伏的狗血,更多的,是被丘比特射中后,爱情中必不可少的暧昧、迟疑、患得患失、举棋不定。

他不知抿了多少次嘴,才终于鼓起勇气告白。

她不知多少次午夜梦回,却还是面对拥抱时扭扭捏捏。

而甜剧呢?

办了一次夜机,多看了几眼,就可以甜蜜到不可思议。

浅浅一笑。

少女心炸裂,满天都是小星星。

甜剧实在太懂得观众要什么了。

但这种“跪式服务”的代价是,它牺牲了爱情。

2

爱情是什么?

“无情无耻无理取闹”和“亲亲抱抱举高高”同时掉到水里,你救哪个?

——或者说,救哪个才对。

其实都一样。

虐剧失宠,甜剧称王。

流量易手的背后,是中国观众另一番无奈。

抢救谁不重要。

当我们讨论起爱情,为什么只剩下“甜”“虐”两种选择?

这才重要。

是不是对更加难言的苦楚视而不见,是不是对更加复杂的欲望闭口不谈。

曾经,我们面对“爱情”那么诚实。

2000年世纪交替,琼瑶爱情热度渐退,台湾偶像剧刚刚兴起,但要说在品质上独领风骚的,还是内地的年代言情

不用多。

一个画面,就是一段回忆。

- 让我喜欢你吧

- 其实我也觉得......但是......

- 其实你也喜欢我吧,说啊

- (嗯)

对,《像雾像雨又像风》。

这一幕是——

未经世事的杜心雨(周迅饰),横冲直撞地表达心意;子坤(陈坤饰)外表放浪不羁,但在纯真面前,还是乱了手脚。

甜吗?

骨子里,其实又是虐的。

心雨是富家千金,多年前目睹了父亲的恶行,这让她十多年来寡言自闭,直至遇到子坤,她才尝试撕破内心的厚茧。

而子坤呢,出身贫寒,面对大小姐的示爱,心里惦念的还是青梅竹马的心上人(紫仪)。

当然,没有动摇是骗人的。

子坤反复提醒自己不能越界,却回答不了,一个最简单的问题。

‘你喜欢紫仪姐姐,我为什么不能喜欢你呢?’

‘紫仪姐姐会不开心。’

‘我喜欢你,你喜欢紫仪姐姐,我都没有不开心......’

‘......’

两颗心在吸引和压抑中小鹿乱撞。

如果说爱的萌芽,会让人变成孩子。

那爱的幻灭,就让人在瞬间长大。

再来一部经典。

《金粉世家》。

尾声处。

金家走到绝境,金燕西(陈坤 饰)和冷清秋(董洁 饰)的感情彻底决裂。

爱了金燕西一辈子的白秀珠(刘亦菲 饰),终于和一生执念面对面坐在一起。

但白秀珠万万没想到,金燕西会突然对她说:

那你嫁给我吧

你嫁给我吧。”

一个“那”字,这么随意,这么匆忙,却又是她等了一辈子的话。

白秀珠怔住了。

她提出了她的要求:单膝跪地,手持玫瑰,声音要大到餐厅中所有人都能听到。

金燕西笑容喜悦,毫无犹豫地大声喊出:“嫁给我吧。”

但白秀珠哭了。

因为她醒了。

白秀珠拿起玫瑰,转身离去。

为什么。

因为眼前这个大声说爱的男人的眼睛里,没有爱。

他的求婚更像是在祈求——祈求你收留我。

虐吗?

骨子里,又带着不讨好的甜。

白秀珠放下了。

这是她最好的解脱。

看过上面这两部的知道,她们都是剧中的女二号,甚至都是“第三者”。

但她们能算狗血吗?

肯定不算。

她们和狗血的“虐”和“甜”的区别就在于——

他们不仅仅是大数据统计出的,干净清晰的人设。

他们是一个个困于漩涡,摇摆但始终忠于自己的人。

这,就是我们忘不了这些剧,这些面孔的原因。

《金粉世家》8.4分,《像雾像雨又像风》8.1分,《京华烟云》7.8分。

《血色浪漫》8.7分,《甜蜜蜜》7.9分,《与青春有关的日子》8.4分。

一部部,情感(类型)千变万化,味道各有千秋。

《血色浪漫》。

钟跃民(刘烨 饰)因为家庭背景问题被送到陕北插队,周晓白(孙俪 饰)光荣入伍。

两人天各一方,前景渺茫。

钟跃民思量再三,写下断交信。

我不想说什么怕耽误你的话,因为那是很虚伪的。

实际上,我是怕你耽误了我。

在这片贫瘠的黄土高原上,人似乎看不到什么前途,对未来我从来不做什么设想,眼前能吃饱肚子才是我最大心愿。一个没有未来的人,你很难想象他能忠于爱情。

得了,握握手,做个亲密的阶级兄妹吧。

这封信是如此现实地对待爱情——

现实到有点丑陋。

但拨开那些刺眼的真话,恼怒之余,沉淀过后,我们感受到的还有,对青春不动声色的祭奠,对爱人欲说还休的放手,当然还有钟跃民一贯“那就我当坏人吧”的温柔。

试问?

谁能用“甜”“虐”定义这些故事,这些人?

谁也不能。

3

Sir以为。

所有关于爱情的文艺作品,无非两种目的:

1、求证爱情的真相。

2、贩卖爱恋的幻觉。

前者强调真实性,后者钻营代入感。

一个成熟的市场,应该两者皆有。

更细致点说,一部成熟的作品,应该两者皆具(只是比例不同)。

可惜,如你所见,前者,或者说任何为前者的任何努力,在今天的国产言情剧中近乎绝迹。

这与我们的文学的堕落有关。

顺着经典国产剧的线索回溯,是一个个文坛翘楚的身影。

《京华烟云》的原著小说,林语堂所著,曾因此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。

《金粉世家》改编自1932年的同名小说,作者是“鸳鸯蝴蝶派”代表人的张恨水。

两本著作,都曾被叹誉为“民国版红楼梦”。

△ 鸳蝴派刊物中以《礼拜六》影响最大,所以又称为“礼拜六派”

再往前,取材现实主义,侧写都市人情感的“海岩剧”名盛一时。

△ 《永不瞑目》《拿什么拯救你,我的爱人》《玉观音》

再再向前,90年代,一个名字不能不提,王朔。

Sir没少说他的电影,今天单说电视剧。

耳熟能详的就有《过把瘾》《北京人在纽约》《编辑部的故事》......

以及,在当时轰动全国的《渴望》

1990年播出,由王朔、郑晓龙策划,李晓明编剧,鲁晓威指导。

真·万人空巷现象级。

收视率高达90.78%,因“播出期间犯罪率下降”,剧组还得到了公安部的表彰。

它的故事就很敢。

一段左右为难的爱情,演变成两对并不美满的婚姻,时代交替中,相互亏欠的人彼此煎熬。

甚至,越是向历史追溯,你会发现,影视剧所能提出的情感问题,远比当代大胆。

比如1947年,桑弧导演,张爱玲编剧的《不了情》。

一个“中年危机”的已婚男子,钟情于出身卑微的家庭教师,几番纠葛后最终人走茶凉。

放到今天上映,挨骂肯定跑不了。

但在当时,它成就了“银幕上演员勿哭,银幕下观众哭”的文化现象。

同样讲述“越轨”题材的《小城之春》(费穆导演),则站在了女性视角。

成就如雷贯耳。

1995年,被选为中国电影90年历史上10部经典作品之一;

2005年,被金像奖评为百年百大电影第一名;

被英国电影杂志《视与听》846位影评人评为影史TOP250的127名。

故事呢?

前卫到不得了。

丈夫久病不起,婚姻生活名存实亡,一个春天,她再次见到了昔日恋人。

而丈夫,也发现了妻子的心思,并决定作出让步。

这放到现在舆论,不得被观众的口水喷死。

连《乡村爱情》都疑似三观不正了......

海岩在接受采访时,曾这样说——

从艺术上说,(那个时候)影视行业还是追求文学对社会的干预影响,对人生影响的震撼。现在已经很难做文学艺术判断了,只做数据判断。

什么是文学艺术判断?

Sir以为。

就是直面难以被“正确”填平的个体欲望,就是重新审视约定俗成的公序良俗,就是让你原来坚定的摇摆了,原来清晰的含糊了,原来的没问题的困惑了。

为什么我们常说爱好文学会让人变得宽容。

因为宽容的本质是理解和反省。

他们犯了错?

他们犯了什么错?

我会不会也犯他们一样的错?

这正是文学,文学类影视作品不断追问的意义。

而非文学作品呢?

某种程度,就是用情绪煽动情绪,用偏激回应偏激。

比如,甜剧。

你这不行,你得改

……

你这男主角从头到尾就爱女主角一个人

三角关系也可以,别的女的死气白赖地追他,他连看都不看一眼

△ 来自《圆桌派》

4

从张爱玲,到琼瑶;从王朔,到郭敬明;从通俗文学,再到如今的互联网爽文、甜文......

前几天,一段《编辑部的故事》的台词在微博刷屏。

在听完一首毫没营养的情诗之后,李冬宝(葛优 饰)一脸嫌弃。

“你怎么现在也写这种甜不叽的,是人就能看得懂的诗了?”

文青田乔(濮存昕 饰)回答——

现在,不就缺这个嘛

甜甜的,浅浅的

谁听了都能晕,也能鼓点劲

甜甜的,浅浅的,有点晕。

还能鼓鼓劲。

这是文中批判的对象。

但这,也是我们正身临其境的现实。

Sir一个影视行业朋友曾这样评价今天的流行:

以前我们在剧中创造傻白甜,现在我们用甜剧,制造着现实中的傻白甜。

夸张吗?

在豆瓣页面,翻看那些颇具争议的,情感类作品的短评区。

很多差评,说来说去,不都是同一个原因——

“三观不正,烂。”

“出轨还有脸拍成电影?”

“小三可耻,渣男必死。”

......

讽刺的是——

当“道德标准”越来越高时,我们鼓吹的爱情却越来越单一,甚至于,简单粗暴到近乎犯罪。

霸道总裁体表面示爱,实则耍流氓的反例说过太多了。

你一定在抖音,微博刷过类似高赞的“甜视频”。

“小姐姐,你东西掉了”

小姐姐一脸懵逼。摸摸口袋,“掉了什么啊”

男的一脸献媚:

“你把我掉了,我都跟你一路了”

……

这不是跟踪狂么?

还有这种。

“我可以亲你”

女的莞尔一笑:“不要脸”。

啪。

男的一口就怼到对方嘴上。

“是你说不要脸的”

……

这,不是性骚扰么?

难道因为小姐姐美,小哥哥俊,这种绑架性告白就“甜得冒泡”了。

请别误会,Sir对甜剧真没有什么敌意。

如前所说,Sir也能理解今天甜剧大行其道的原因。

“太难了”。

当代国人口头禅。

工作太难了,学习太难了,减肥太难了,早起太难了,谈恋爱……太难了。

因为畏难,我们龟缩到自己的舒适圈意淫。

因为知道我们畏难,他们批量生产种种帮助逃避的“瘾品”。

放不下来的奶茶,停不了手的直播。

戒不掉的宵夜,躲不掉的甜剧。

产品无罪。

——资本从来不以道德为先。

偶尔放纵也没有什么。

——谁也不能时时刻刻克制。

但当你长期浸淫其中,并习得性依赖,你也就在那个世界自我放逐,走不出来。

随着这一圈“国产言情剧退化”的盘点下来,坦白讲,心里更多的,是惋惜。

批评容易惹祸上身。

呼吁常常自讨没错。

但Sir还是忍不住地惋惜。

或许说怀念吧。

任何怀念的背后,都藏着对当下的不满足和对未来的忧虑。

在昨天。

关于爱情,我们本来可以......

在现在。

我们讲起爱时,都得小心翼翼。

怕就怕,在将来——

再说起爱。

只剩下了颜值与糖精。

怕就怕,在将来——

一个个,一群群被甜剧泡大的小孩。

再说起爱,没有单思的苦,没有暧昧的酸,没有任何心力去消受爱的细腻和微妙,痛楚和深刻。

来来去去,就是“你把自己当主子,别人看你像傻子”的甜,甜,甜。

本文图片来自网络

相关文章

最新文章